恒实优选,专注天然好珠宝

在线咨询
扫一扫

扫一扫

领取琥珀知识包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 首页 > 恒实学院 > 琥珀学堂 > 琥珀观点 > 年少不懂母亲难,懂得已是不惑年!

恒实学院

年少不懂母亲难,懂得已是不惑年!

邱妹           2018-05-07       邱妹       97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特别的爱人,她的名字叫母亲。


01

孩童时代的我,

并不怎么依恋母亲,

别人说起母亲的娇媚和温暖,

在我的世界是不存在的,

更多的记忆倒是:

下雨天,母亲从未给我送过伞;

以及无论春夏秋冬,

逼我早起做早饭吃好上学。

那个时候,我对母亲的印象,

是残酷和严厉,与慈爱无关


唯一让我惊讶的是她也有同学会!

那年我十岁,她三十五岁,

元旦的这天,

向来素面的她意外精心打扮了一番,

穿上一身平日未见过的素色长裙,

戴上了极少会佩戴的翡翠玉镯,

看起来倒是别致。

她牵着我出席同学会,

谈吐得体、落落大方,

平日里看不到的温柔与大气,

这一刻顷刻流露出来了,

没承想快人快语的母亲,

还有这样的一面,

我忍不住想若日日都这样该多好!


02

十六岁那年,我在镇里上初中,

沾染了城里姑娘爱美习气,

顶着被骂、被罚的危险,

瞒着母亲偷偷打了一双耳洞,

这个年纪就算是带一对竹签,

也觉得是天仙本人!


现在还记得回家的那阵忐忑,

想来母亲向来严肃,

被发现了大概只有被骂了……

闲暇坐下来的时候,

母亲若无其事地说,

“想想我十八岁的时候,

曾偷戴你姥姥的首饰,

你姥姥还说我爱美。”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母亲,

这下就等着一阵风暴吧。

哪知她话锋一转,

“你这妮子,比我开化得还早!

可千万别感染了!”

说完,递给我一对银耳钉。

我一愣,原来母亲也曾有少女心!


03

我出嫁的那年,

我二十八,她五十三了。

看着我身披嫁衣,

一脸光彩的样子,

母亲淡淡地说了句,

“嫁人,远没想象中那么好。

若是不高兴了,就回来住住。”

母亲摸了摸我的手,

为我轻轻戴上金镯子,

看起来并没有我回家的时刻高兴,

为我整理嫁衣,

末了,又给我戴上一只镯子,

她说,这是姥姥当年给她的。


当时并不理解母亲为何说,

嫁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只觉得父亲总是很迁就母亲,

他们算是一对不错的佳偶。

直到今天,

我自己上有老,下有小。

我才发现:

原来要平衡一家人的生活并不易,

平日里要外出打拼确保生活,

回来还得照顾一家子的生活,

柴米油盐酱醋茶无不耗精力,

而淘气的孩子也分分钟令人崩溃

……


而当年母亲和父亲还是白手起家,

孩子还是我的五倍,

操持家里已是不易,

母亲还同时做生意,

换成我该是连饭都顾不上了,

哪还能顾及打扮,

照顾自己的少女心?

想及这里,

突然明白了五十多岁的母亲,

为何却早已经青丝换白发;

她以自己的青春和美好,

用尽全力陪我们长大,

就像如今我对孩子一样!

母亲貌似的残酷和严肃,

让我在日后能独立更早。


可惜,当年更多是怨恨和不解,

还常觉得母亲不娇媚、不温暖。

她的娇媚、温暖及少女心,

早就化身为我们羽翼,

为我们遮风挡雨。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不过是有母亲在替我们遮风挡雨。

所以,如今我们长大了,

也该我们守护母亲了,

尤其是要好好呵护母亲的少女心,

让她重新想起十八岁的美好!


你陪我长大,我守护你到老

恒实优选5.7-5.11

一起来呵护母亲的少女心!


图片|部分来源于网络。

copyright© 2016 深圳恒实琥珀珠宝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13042927号-2